《海洋强国是怎样炼成的》 第四章 海权时代的序幕——来自东方的诱惑

憨哥的天空 2018-10-20 10:52:05

第四章  海权时代的序幕——来自东方的诱惑

    

   马克·波罗的故事中国许多人很熟悉,马克·波罗并非航海家,但一代航海家的出现,却与马可·波罗有关,是马可·波罗画描绘了一个神秘富庶的“东方世界”,诱惑了梦想发财的一代航海家的出现。

马克·波罗

 

第一节  马可·波罗其人

马可·波罗(Marco Polo),1254年9月15日出生于克罗地亚考尔楚拉岛,威尼斯旅行家、商人。于1324年1月8日逝世。

马可·波罗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和叔叔到东方经商,来到元大都(现在的北京),并朝见过蒙古帝国的忽必烈大汗,还带回了大汗给罗马教皇的信。他们回国后,小马可·波罗天天缠着他们讲东方旅行的故事,引起了小马可·波罗的浓厚兴趣,使他下定决心要跟父亲和叔叔前往中国。

在马可·波罗17岁时,也就是1271年,父亲和叔叔拿着教皇的复信和礼品,带领马可·波罗与十几位旅伴一起向东方进发了。他们从威尼斯进入地中海,然后横渡黑海,经过两河流域来到中东古城巴格达,从这里到波斯湾的出海口霍尔木兹就可以乘船直驶中国了。然而,这时却发生了意外事件。当他们在一个镇上买东西时,被强盗盯上了。这伙强盗乘他们晚上睡觉时抓住了他们,并把他们分别关押起来。半夜里,马可·波罗和父亲逃了出来。当他们找来救兵时,强盗早已离开,除了叔叔之外,别的旅伴已不知去向了。

马可·波罗和父亲、叔叔来到霍尔木兹,一直等了两个月,也没遇上去中国的船只,只好改走陆路。这是一条充满艰难险阻的路。他们从霍尔木兹向东,越过荒凉恐怖的伊朗沙漠,跨过险峻寒冷的帕米尔高原,一路上跋山涉水,克服了疾病、食物短缺、寒暑的困扰,躲开了强盗、猛兽的侵袭,终于来到了中国新疆。一到这里,马可·波罗便被吸引住了。美丽繁华的喀什,盛产美玉的和田,还有处处花香扑鼻的果园。

马可·波罗他们继续向东,来到古城敦煌,瞻仰了举世闻名的佛像雕刻和壁画。接着,他们经玉门关见到了万里长城。最后穿过河西走廊,终于到达了元上都(现在的内蒙古自治区锡林格勒盟,忽必烈在此登基建立了蒙古帝国)。这时已是1275年的夏天,距他们离开意大利已经整整四年了。马可·波罗的父亲和叔叔向忽必烈大汗呈上了教皇的信件和礼物,并向大汗介绍了马可·波罗。大汗非常赏识年轻聪明的马可·波罗,特意请他们进宫讲述沿途的见闻,并留他们在元朝当官任职。

忽必烈大汗接见马克·波罗


聪明的马可·波罗很快就学会了蒙古语和汉语。他借奉大汗之命巡视各地的机会,走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中国的辽阔与富有让他惊呆了。他先后到过新疆、甘肃、内蒙古、山西、陕西、四川、云南、山东、江苏、浙江、福建以及北京等地,还出使过日本、越南、缅甸、苏门答腊。他每到一处,总要详细地考察当地的风俗、地理、人情。在回到大都后,又详细地向忽必烈大汗进行了汇报。

1289年,波斯王阿鲁浑的元妃去世,阿鲁浑派出三位男爵作为专使到元朝求婚,忽必烈选定姿色绝伦、才识过人的十七岁公主阔阔真应聘,同时派马可·波罗护驾,并承诺这是马可·波罗最后的使命,允许他及家人完成任务后返回故乡威尼斯。护送团有600多人,分乘14艘四桅帆船,从泉州港杨帆启航,驶过中国南海,途经苏门答腊、爪哇、印度等地,历时两年零两个月,到达波斯(今伊朗)。

马可·波罗一行终于把阔阔真护送到了波斯,完成了大汗所交付的使命。但是,这时阿鲁浑已死,阔阔真被立为阿鲁浑的儿子合赞的王妃。之后,这三个威尼斯人由波斯继续西行,取道两河流域、小亚细亚,经过君士坦丁堡,返回意大利。

1295年末,波罗家族这三个旅行家回到他们在威尼斯的故居。他们离家已经整整二十四年了。他们因为从中国带回无数金银财宝和奇珍异物,俨然成了威尼斯的豪门巨富。因此威尼斯人给他们的住宅取名为“百万第”,给马可·波罗取名为“百万君”。

1298年,两个意大利城邦威尼斯和热那亚之间因为商业利益发生战争,马可·波罗自己出钱装备了一艘战舰,并亲自担任舰长,与热那亚作战。1298年,热那亚派一支舰队攻打威尼斯,威尼斯也组织了一支舰队应战。马可·波罗身为威尼斯的富豪,自己出钱装备了一艘战舰,并亲自担任舰长,加入对热那亚的作战。这年9月17日,这两支舰队在亚德里亚海上激战,结果威尼斯大败,马可·波罗那艘战舰被热那亚人俘获,他本人也被投入热那亚狱中。

在狱中马克·波罗就把他在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所见所闻,口授给狱中作家鲁思蒂谦。此人写过小说,精通法语,就由他用当时欧洲比较通行的法文笔录下来,这便是著名的《马可波罗游记》。

一年后,两个城邦和解,马可·波罗获释,重操旧业,经商谋生,同时结婚,生下三个女儿。他死于1324年1月,时年七十岁,葬在威尼斯圣伦索教堂的墓地上。这位著名旅行家死后留下的宝贵遗产不是他的“百万家产”,而是一部脍炙人口的游记,又名《东方见闻录》。

 

第二节   马克·波罗是如何诱惑欧洲人的

   《马可·波罗行纪》共分四卷,第一卷记载了马可·波罗诸人东游沿途见闻,直至上都止。第二卷记载了蒙古大汗忽必烈及其宫殿,都城,朝廷,政府,节庆,游猎等事;自大都南行至杭州,福州,泉州及东地沿岸及诸海诸洲等事;第三卷记载日本、越南、东印度、南印度、印度洋沿岸及诸岛屿,非洲东部,第四卷记君临亚洲之成吉思汗后裔诸鞑靼宗王的战争和亚洲北部。每卷分章,每章叙述一地的情况或一件史事,共有229章。书中记述的国家,城市的地名达100多个,而这些地方的情况,综合起来,有山川地形,物产,气候,商贾贸易,居民,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及至国家的琐闻佚事,朝章国故,也时时夹见其中。

书的开头,对当时人们十分惊奇的事物作了介绍:“皇帝、国王、公爵、侯爵、伯爵、骑士和市民们,以及其他所有的人们,不论是谁,如果你们希望了解人类各种族的不同,了解世界各地区的差异,请读一读或听人念这本书吧!你们将发现,在这本书中,正如梅塞·马可·波罗所叙述的那样,我们条理分明地记下了东方各大地区——大亚美尼亚、波斯、鞑靼、印度以及其他许多国家——的所有伟大而又奇特的事物。

马可叙述的故事,确实和这一介绍所说的那样激动人心。他讲到了带有花园和人造湖的大汗宫廷,装载银挽具和宝石的大象。他还讲到了各条大道,高于周围地面,易于排水;大运河上,商人船只每年川流不息;各个港口,停泊着比欧洲人所知道的还要大的船只,并谈到了生产香料、丝绸、生姜、糖、樟脑、棉花、盐、藏红花、檀香木和瓷器的一些地方。马可还描写了他护送中国公主到波斯去时,访问和听说过的所有寓言般的国度——新加坡、爪哇、苏门答腊、锡兰、印度、索科特拉岛马达加斯加阿拉伯半岛桑给巴尔和阿比西尼亚。

以记述中国为主的第二卷,有很多篇幅是关于忽必烈和北京的描述,马可·波罗记述当时北京这个城市,“全城地面规划有如棋盘,其美善之极”。“在京城里,大汗在靠近新城的正中边上建了一个大宫殿。宫殿各处都是正方形。首先有一堵四面环绕的城墙,每面各为八英里,宫墙之外,是一条很深的护城河。每面正中有一个大门,由各方聚集来的人由大门入内。环城有一英里的空地,军队就驻在那儿。在空地之后,又有一堵每边长六英里的宫墙环绕,正中一面有三个门,另一边也有三个门,中间那个门最大,而且常锁着,仅供大汗进出时用,其他两个门较小,每边一个,常开着,人们都由此入内。宫墙的四角和每面的正中各有一座美丽而宽大的宫殿,因此围绕整个宫墙有八个宫殿,每个宫殿各藏有一种大汗的军需品,比如笼头、鞍子、马蹬和其他一些属于马匹用的装备。”

下面我们仅介绍他叙述的两次旅行,就会感到他口中的中国是多么令人向往。

   奇异的西南之旅。在繁华的元大都生活过一段时间后,马可·波罗迎来了一次难忘的旅程,他奉忽必烈之名,以使臣的名义从元大都出发,往西南遍访中国诸州。在为期4个月的历程当中,路途漫长且身负重任;但对于马可·波罗而言,这更像一次发现之旅,他也体验到了中国的另一种风情。

   在骑行约了约五公里之后,一座石桥的出现,马克·波罗叙述道:“桥长三百步,宽逾八步,十骑可并行于上。下有桥拱二十四,桥脚二十四,建置甚佳,纯用极美之大理石为之。桥两旁皆有大理石栏,又有柱,狮腰承之。柱顶别有一狮。此种石狮巨丽,雕刻甚精。每隔一步有一石柱,其状皆同。两柱之间,建灰色大理石栏,俾行人不致落水,桥两面皆如此,颇为壮观。”

  这座桥就是举世闻名的卢沟桥,由于《马可·波罗游记》中详细的描述,在欧洲也称之为“马可·波罗桥”。

 跨过此桥,前方有更神奇美丽的事物在等待他的发现。

 沿途的美丽风景让马可·波罗仿佛置身于画卷之中。大道两旁绿树葱葱,精致的旅舍、芬芳的葡萄园、美丽的园囿、广袤的田亩、清澈的水泉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途经太原时,他还有幸品尝了当地久负盛名的葡萄酒。太原产的葡萄酒在唐朝时就已知名,到元朝时更是名誉四海。马可·波罗还在京兆府(西安)亲眼目睹了西方人为之着迷的丝绸的生产工艺。

 继续往西越过二州之后,他们来到了“天府之国”——成都。此城之中有一大川,“此川之宽,不类河流,竟似一海”。虽然这种描述带有些许的夸张,但我们不难想象此河的宽广;而且水下多鱼,水上多船,物产丰富,商贸频繁。更令人称奇的是,此川之上还建有一座大石桥,桥上有用木头搭建的棚屋,商贾工匠皆列肆于其中,其桥之大不言而喻。与其他桥不同的是,桥上方还有木制桥顶,由桥两旁的大理石柱支撑。

  到下一站土番州时,“游记”中记载此地江河湖泊当中富含金沙,且数量惊人;也盛产肉桂等其他香料,而这两种产物恰巧为欧洲人所渴求之物。

 别了此地,马可·波罗一行沿盛产“突厥玉”的建都州,跨过金沙江来到了云南境内,马可·波罗称其为哈剌章州。此地水土适宜,盛产米、麦,然而居民因小麦不卫生而多不食用,因此米还是当地的主要食粮。还有一种饮料颇受当地人喜爱,此种饮料用米与香料掺和酿造而成,味道香醇浓厚且无色透明。当地人吃肉的习惯,在马可·波罗眼中也分外“另类”,无论牛羊肉还是其他肉类,都是切好之后放到加有香料的热水中一涮,再蘸料而食。这种吃法就是以后在中国普遍流行的“涮火锅”的雏形。既然来到了云南,就免不了去看看传说中美丽的大理古国。马可·波罗对当地的毒蛇大蟒情有独钟,不仅亲眼目睹了当地的捕蛇之法,而且见识到蛇胆之功效,品尝到蛇肉的美味。当地在交易时所用的货币也相当“另类”,不用元朝普遍通行的纸币,而是用海贝,甚至有的地方用盐充当货币。

  告别大理,马可·波罗一行来到了一个更具特色的地方——金齿州(今德宏自治州),此地的居民用黄金做成牙套,套于上下两齿之上,金齿之名由此而来。男子都必须遵照此俗,女性则无硬性规定。此州偏远闭塞,外人入其境者多有不易,甚至性命堪忧。马可·波罗一行人为了造访此地也是历经艰险。此州之中男女分工明确,男子除打仗、游猎、养鸟之外,不做他事,其他工作均由妇女承担。更让人不解的是,此地妇女产子将婴儿洗净包裹好之后,便立即从事其他工作,而由其丈夫抱子卧床40日,并受亲友的祝贺。此种行为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妻任大劳,夫当代其受苦也。”从这些记载来看,此地应是原始的少数民族部落,而且带有母系氏族社会的遗风。

 当然,《马可·波罗游记》中所记载的城市不只限于上述所列举的几个。之后马可·波罗又行走了数个城市和国家,直至最远到达东南亚一带,才开始返程。

 马可·波罗下江南。马可·波罗的此次旅程路线较为明确,基本是沿大运河一线一路南下。

 马可·波罗此次南下所经过的城市都是工商业重镇。均是工商业兴盛,且在交易时使用纸币;一路顺风顺水,畅通无阻。沿途所见之城尽是繁华富贵之景象,百姓安居乐业,景色秀美动人。

  在扬州当了三年洋市长之后,他又重新收拾好行囊,开始继续向南进发。沿途城市的繁华盛景并没有让马可·波罗做更多的停留,就连他所称道的“地城”苏州,也是几笔带过。前方有一座更为神奇、繁华的城市在等待他的到来,这座城市就是他心之神往的行在城。

 游记中提到的“行在”城即中国的杭州。对于这座城,书中给予了高度评价,称其为“世界最富丽名贵之城”。不仅如此,“行在城所供给之快乐,世界诸城无有及之者,人处其中,自信为置身天堂”。此城甚大且依水而建,城内石桥遍布,城中有水穿流而过,城外亦有水环绕流淌,置身于其中,马可·波罗仿佛瞬间回到了他的家乡威尼斯。正是基于对这座城市的特殊情感,书中用最大的篇幅来刻画这座“天城”。

 虽然马可·波罗在旅行途中不乏见到美景与大湖,但久负盛名的杭州西湖还是对他产生巨大的吸引力。畅游于西湖之上,周围的楼舍精美,树影婆娑,宫殿、庙宇、庵堂、园苑错落有致,不经意间彰显出杭州的高贵典雅,立于湖中小船之上远远地眺望,整个城市的宏伟壮丽、秀美无比尽收眼底。

 杭州的商业之盛也可见一斑。在这里象犀珠玉、山珍野味、蔬菜瓜果各种物产琳琅满目,应接不暇。每到开市之时,所有市场都是人头济济,熙熙攘攘。城内基础设施完善,城中的街道皆以石铺地。西湖中央还有两座小岛,上面各建有华丽的宫殿,里面各式各样的物品应有尽有,居民如有庆祝之事都在此地统一举行。

  告别令人无限眷恋的杭州,路经塔皮州、武州、衢州、常山、信州,马可·波罗来到了物产丰饶的福州。野味、蚕丝、高良姜都是本地的特产,还有一种黑色的母鸡让马可·波罗称奇,此鸡“无羽而有毛,与猫皮同”,这种“怪鸡”就是中国所称的“乌骨鸡”。

 离开福州后,马可·波罗来到了他南下旅途的最后一站——刺桐城(泉州),刺桐城当时是中国的一大港口,印度一切船舶运载的香料及其他贵重货物都会在此港口停船卸货。此城是他南下的终点,也是他中国之行的终点。

 在《马可·波罗游记》中,他盛赞了中国的繁荣昌盛,发达的手工业和商业,繁华热闹的市集,华美廉价的丝绸锦缎,宏伟壮观的都城,完善方便的驿道交通,普遍流通的纸币等等。书中的内容,使每一个读过这本书的人都无限神往。

书中描写到北京的宫墙、房壁和天花板满涂金银,宫殿是多么的金碧辉煌,日本的金多无数用来盖房,而且声言都是自己亲眼所见。这本书广泛流传,使西欧人垂涎三尺,决心远渡重洋、到富庶的东方去。

   《马可·波罗游记》打开了欧洲的地理和心灵视野,掀起了一股东方热,激发了欧洲人此后几个世纪的东方情结。许多人开始涌向东方,以致欧洲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革。许多中世纪很有价值的地图,是参考游记制作的。许多伟大的航海家,扬帆远航,探索世界,是受到马可·波罗的鼓舞和启发。

    所以说,是马克·波罗用他的《马克·波罗游记》诱惑了欧洲人,使其对神秘的中国有了无限向往。

 

第三节:《马克·波罗游记》的影响

 

   马克·波罗是否到过中国?《马克·波罗游记》是虚构还是真实见闻?学术界一直在争论,正反方都有自己的依据,我估计永远是个谜!但争论归争论,也许马克·波罗根本就没有到过中国,《马克·波罗游记》完全是道听途说或者是虚构的,但《马克·波罗游记》问世后在欧洲造成的轰动效应,对这个世界东西交流,甚至催生了一个个海洋强权国家的作用却是真实的。

   马可·波罗是中西交通史上最早的海陆兼程旅行家。他的著作,在世界史、亚洲史、中西交通史、中意关系史和地理学史诸方面,都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

《马可·波罗游记》面世后,反响很大,据意大利学者赖麦锡说,此书面世几个月,意大利已随处可见,并很快翻译成多种欧洲文字,流传极广。现在已经有150种文字的版本。同时还有电视剧、电影、话剧、歌舞剧等多种形式的文艺家作品问世。

国家大剧院演出的海报


《马克·波罗游记》的问世是一个时代的象征。马克·波罗开启中西方之间直接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的新时代。

在《马克·波罗游记》问世之前,中西方在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等方面主要是通过中亚这座桥梁进行的,中国一直事宜积极的态度去了解西方。汉武帝时期张骞出使西域之后,一条从中国经中亚抵达欧洲的“丝绸之路”出现了,中国对西方世界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唐朝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一座高峰,达到了空前繁荣。一大批西方的商人来到中国,中国对西方世界的认识更深入了。但直到13世纪以前,中西交往只停留在以贸易为主的经济联系上,缺乏直接的接触和了解。而欧洲对中国的认识,在13世纪以前,一直停留在道听途说的间接接触上,他们对中国的认识和了解非常肤浅。因而欧洲人对东方世界充满了神秘和好奇的心理。《马可·波罗游记》对东方世界进行了夸大甚至神话般的描述,更激起了欧洲人对东方世界的好奇心。《马可·波罗游记》使西方人对东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出现了探寻东方世界的狂热。《马可波罗游记》打开了西方世界认识中国的一扇门。自从《马可·波罗游纪》在欧洲流传以来,欧洲人一直把东方,特别是中国看成是遍地黄金的人间天堂,很多人希望到东方去实现黄金梦。

例如著名的葡萄牙航海家亨利,意大利航海家哥伦布,都津津有味地读过马可·波罗的书。哥伦布小时读了《马可·波罗游记》,非常羡慕中国、印度的文明富裕,特别是对书中所载日本盛产黄金,“其数无限”、“地铺金砖”,更是向往已极。哥伦布因而立志东游,练习航海术,交游各种博学人士,学习天文、数学、历史、地理、哲学以及其他科学,以便旅行东方之用。他终于从1492年起,在西班牙国王资助下,几次远航,到达了中美和南美的东北角。哥伦布以为自己到达了印度,所以称当地的土著居民为“印第安人”,以为墨西哥就是马可·波罗书中的“行在”(杭州),又把古巴岛当做日本,并登岸四处寻问有无黄金。哥伦布本来要去的地方是富庶的东方,却到了美洲,开辟了由欧洲到达美洲的新航路。哥伦布读过的拉丁文本《马可波罗游记》现在还保存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书的边栏空白的地方有他作的许多摘要和注释,可见哥伦布阅读时多么认真,对它倾注的兴趣又多么浓厚!保存的还有意大利人托斯加纳里给哥伦布的信,引用《马可波罗游记》,劝哥伦布远航。哥伦布写的旅行记序文中,也谈了他到中国去的动机,是要去找《马可波罗游记》所写的大汗国。

除了哥伦布以外,受《马可波罗游记》影响而东游的人很多,比如:1496年葡萄牙人瓦斯科·达·伽玛沿非洲西海岸航行,过赤道,抵好望角,经印度洋而达印度西岸,其目的为访求《马可波罗游记》的契丹国。1496年英国人卡勃特由英国向大西洋西北方向航行,抵加拿大,其目的也是访求契丹国。1558年英国人安东尼·詹金森和约翰逊兄弟二人,由俄国陆道向东旅行,直抵布哈拉城,其目的也是寻求通往契丹的商道。1576—1578年英国人马丁·弗罗比歇三次向西北航行,想绕道美洲北部,抵达契丹国。1602年葡萄牙人本尼迪克特自印度阿拉城北行,越帕米尔高原,经新疆天山南麓而抵中国肃州。他的目的也是为了寻访契丹国。

上一章我们谈到开辟新航路的另一个原因是欧洲对东方的贸易受到奥斯曼帝国的垄断。16世纪以前,欧洲就有与外部世界进行贸易的传统。欧洲需要外来商品,例如欧洲人为了保存肉类食品,离不开香料,而香料就是从东南亚运去的。欧洲的对外贸易主要是对东方国家如中国、印度以及东南亚诸国的贸易。这项贸易到13世纪末有了很大的发展,通过阿拉伯和意大利商人之手,经陆路从东方辗转输入的商品比12世纪初增长10倍,其中主要是香料(丁香、肉桂、胡椒等)、樟脑、檀香、丝绸、宝石、布匹等。这些商品在欧洲市场上最受欢迎,但由于经过多次倒手,价格一再抬高,这使得从事对东方贸易的商人获利极大。其他欧洲国家要想直接经营这项贸易,只能另找出路。更重要的是,1453年奥斯曼帝国的军队攻占了君士坦丁堡,占领了巴尔干、小亚细亚及克里米亚等地区,控制了东西方之间的通商要道。不但土耳其军队抢劫商队,而且帝国当局还对过往商品课以重税。这实际上等于堵塞了这一条重要的陆上商路,造成了欧洲市场上东方商品的价格猛涨。于是,欧洲商人渴望另外开辟一条通往东方的商路。

《马可·波罗游记》丰富了欧洲人的地理知识,推动了中西方文化交流。马可·波罗的中国之行及其游记,在中世纪时期的欧洲被认为是神话,被当作“天方夜谭”。但《马可·波罗游记》却大大丰富了欧洲人的地理知识,打破了宗教的谬论和传统的“天圆地方”之说;同时《马可·波罗游记》对15世纪欧洲的航海事业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意大利的哥伦布、葡萄牙的达·伽马、鄂本笃,英国的卡勃特、安东尼·詹金森和约翰逊、马丁·罗比歇等众多的航海家、旅行家、探险家读了《马可·波罗游记》以后,纷纷东来,寻访中国,打破了中世纪西方神权统治的禁锢,大大促进了中西交通和文化交流。马可·波罗和他的《马可·波罗游记》给欧洲开辟了一个新时代,因此也可以说马可·波罗是一个时代的象征。

当然,绝不可否认,《马克·波罗游记》的诞生,也加剧了欧洲列在世界范围内强殖民地的步伐,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法国、英国对东西方世界资源的残酷掠夺,许多国家沦为殖民地,也与《马克·波罗游记》的诞生有关。

 

   参考资料:

   1、《马克·波罗游记上下册》《中国书籍》20091

   2、《马克·波罗眼里的中国》《百科知识》20155

   3、互联网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