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长睿智风趣 列车员折服了 【视频+文字】重现精彩对话

中车永济电机 2018-06-12 16:02:06



昨天晚上,小伙伴们纷纷搬起小板凳,把客厅当月台,坐等搭乘21:50开行的“中车专列”。途中,列车长的睿智风趣,让广大列车员纷纷折服。部分精彩影评如下:


下面让我们一起在列车长的带领下,环游旅行......



视频全记录 

  5月29日21:50,央视对话《中国中车:向世界延伸》如约而至,中国中车总裁奚国华受邀畅谈中国中车的国际化之路,首次披露了登陆美国、落地南非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表达了中国中车向中车中国转变的梦想。  


有观众评价称,这是一场妙语连珠、睿智幽默而富有思想和激情的对话。

以下为未删节版对话实录

  陈伟鸿:大家好,欢迎乘坐本次列车环游世界,我是你们的导游陈伟鸿,此次我们的环球旅行游遍了六大洲101个国家和地区,今天列车停靠中央电视台《对话》车站,在这里本次列车的列车长将会与大家分享环球旅行的精彩与刺激,让我们掌声欢迎列车长闪亮登场!

  陈伟鸿:奚总作为本次环球旅行列车的列车长,给我们分享一下这是一场怎样的奇妙环球之旅?

  奚国华:我们俯瞰到壮观的动物大迁徙,真的震撼;我们见识了传说中的桑巴狂欢,真的迷人;我们聆听着伦敦古老的钟声,真的悠扬。我们经过六大洲的几乎每个角落,一定会让你流连忘返。

   陈伟鸿:这趟环球之旅你们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奚国华:我们不仅欣赏到奇幻的风景,还留下了坚实的脚印,全世界83%拥有铁路的国家都在用中车的产品。 

   陈伟鸿:今天我们同样开通了在线虚拟观众席,我们看到已经有很多网友开始抢座,而且他们也迫切的希望能够与我们的列车长交流,看看他们想问些什么?

  侧屏在线网友提问:

  中车之所以走向世界被称为中国神车,是因为他们推销做的好,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推销员;(陈伟鸿追问:奚总这到底是是从哪里聘请的推销员啊?他们的业绩如何?)

  奚国华:总书记、总理是我们的“超级义务推销员”。有这样的“超级推销员”,我这个总裁压力山大但又信心满满。

   中车在全世界覆盖率那么高,到底什么车型卖的最好啊?

  奚国华:每种车型都好卖,每种车型都是抢手货。

   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中国神车到底神在哪里?

  奚国华:有实力有颜值更有内涵。

   中国的高铁是世界上最好最快的高铁吗?

  奚国华: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们永远在创新的路上。

   都说高铁是中国在世界的名片,那这张名片到底值多少钱?

      奚国华:过去有“熊猫外交”,今天有“高铁外交”,高铁和熊猫一样都是无价之宝。

    陈伟鸿:一说到高铁,总是能够让很多人脑洞大开。节目刚开始我们已经见识了中车是如何环游世界,六大洲101个国家和地区,83%的覆盖率,这些都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炫目成就,那么在这些被中车服务的国家或地区里,最让你印象深刻的记忆有哪些?

  奚国华:正如《疯狂动物城》中兔子朱迪警官那样,坐着高铁穿越春夏秋冬,阅尽人间美景。我们列车走过的地方,总有很多浪漫的时光和精彩的故事。这里我仅给你举几个地方。

  在巴西,我们的地铁和电动车组2014年成功服务世界杯后,今年又将服务奥运会。我曾经跟总理报告说,奥运会开到哪里,我们的车就要开到哪里;我们的体育健儿在场内为国争光,我们的车在场外为国争光。总理听了说,“我下个月要去巴西访问,到时候我要问他们,不光问他们领导人,还要问他们的民众感觉怎么样,如果他们感觉好,你们就让我脸上长光了。”后来,总理果然去巴西乘坐了我们的地铁,领导民众都说好,总理高兴地说,“今天我看到了,这个名片闪闪发光,希望永不褪色。”

  再过几个月,如果你去巴西看奥运会,也欢迎你乘坐我们的地铁,可以直达奥运村。

  在欧洲的马其顿。去年我们的动车组投入运营,这是中国出口欧洲的第一批动车组,马其顿总理在现场说,“这是载入史册的一刻。”

  在白俄罗斯,我们的电力机车在冰天雪地里轻松驰骋,2014年的大雪中,就我们的电力机车还能正常运行,其他车都瘫痪了。所以,白俄罗斯交通部长说,我愿意跟你们中车打工,作你们的“义务推销员”。

  在泰国,我们出口的一种机车,因为颜值高有内涵,情侣们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以我们的机车为背景拍婚纱照。

美国是最难停靠的一站

  陈伟鸿:一路走来,最难停靠的站到底是哪一站?

  奚国华:我想应该是美国站。因为美国有非常复杂的技术条件,技术要求,有非常复杂的法律法规,还有非常激烈的市场竞争。

  2016年3月9日,中国中车经过两年与诸多发达国家强劲对手的竞争,在国际招标中胜出,赢得芝加哥地铁车辆采购项目,共846辆车、总金额13.09亿美元,这是美国地铁历史上最大的一笔车辆采购,也是有史以来中国向发达国家出口的最大一笔地铁车辆订单。

  奚国华:真是好事惊喜梦中人。我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当时正好是中国时间的凌晨。说实在的,不中标只是痛苦一阵子,中了标还真要痛苦一辈子。所以我高兴了一会。然后我就想中标了,对用户要负责,对产品质量要负责,对乘客们要负责,这是一个幸福的烦恼。

  倪胜义:中标那天正是中国的二月二,龙抬头。本来想高兴一下,奚总发了一条短信,马上觉得压力山大。

  陈伟鸿:你的压力为什么这么大?

  奚国华:美国是非常高端的市场,全世界的目光每时每日看着你的表现。竞争对手也在看着你的表现。

  陈伟鸿:刚才我们的列车长把最难停靠的站定义在美国?您觉得意外吗?

  邢厚媛:美国是一个传统的铁路市场,有100多年的历史,而今他是一个规模特别大的市场,同时也是一个特别高端的市场,她的技术标准、发展历史决定了要想进去不容易,所以列车长进入这个环境,一定是一个难靠的站。

开发市场第一站:当地博物馆

  奚国华:美国有非常复杂的技术标准,非常复杂的法律法规,非常激烈的市场竞争。比如“买美国法”、少数族裔、妇女儿童保护等法律,不知杀死我们多少脑细胞。由于市场空间大,市场影响广、市场示范性强,又是各大巨头的“兵家必争之地”。

  不过,我觉得最难的还是理解美国的文化。那怎么办呢?我们找到了一条捷径——去博物馆。我带着我们的团队去了当地博物馆参观,其实刚开始很多东西我们都不感兴趣,也确实看不懂,在那里,我们参观了美国最早的汽车、摩托车、战斗机,大家兴奋起来了,结果大家越来越有兴趣,我们就在博物馆里整整逛了一天,对当地的历史、风俗、人文等情况有了深刻的了解。当地人发现我们对他们的文化很感兴趣很尊重,对我们好感倍增,在博物馆的网站上登出我们参观的新闻。据说在这个博物馆,我们是第一批参观时间长达一天的客人。以后我见着他们的州长市长,一下有了很多共同话题。

  从此我就要求我们的团队,去哪个地方开拓市场,第一站就要去当地博物馆,了解他的历史、文化特质,博物馆浓缩了地方的精华,去了一趟博物馆,其他地方都可以不去了。这样我们跟官员跟业主谈交流时自然有了共同语言,设计产品就有了本土化的灵感。

车身设计:从变形金刚找灵感

  倪胜义:美国原来的地铁,钢铁侠一样,非常坚固,外表非常冷酷。我们从美工方面入手,美国人对变形金刚非常熟悉,变形金刚取景地也是在芝加哥。我们设计师从变形金刚来找到一些灵感,比他现有的车型稍加改动,车头、外型做出变更,得到业主的高度的赞赏。

 

不靠低价也能赢

  陈伟鸿:我们之前已经靠低价格的战略走遍世界那么多的地方,那这一次我们进入这个最难停靠的站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尝试使用一下低价?

     奚国华:第一我们是依靠基础实力,我们可以根据用户需求它量身订作。第二,是我们的服务能力,给用户提供保姆式服务,24小时随叫随到。第三,我们采用开放营销战略,把竞争对手转变成合作伙伴,跟世界上跨国企业建立联合体,共同应对第三方市场,少一个竞争对手。第四,有一批非常优秀的员工队伍,他们可以为这个项目5+2,白+黑,这是任何竞争对手所不具备的,这也是我非常自豪的一个核心能力。当然性价比高,交货期短,也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美国标准把人逼成三头六臂

      陈伟鸿:我觉得波士顿那一站应该更难停靠,因为这是从1897年就有地铁的城市。

     奚国华:波士顿地铁是老线路上,要配上新的车。这个比造新的要难得多,因为他信号系统不想改,基础设施系统不想改,这增加我们很多技术上的麻烦。

     孙守萍:有方方面面的限制,有来自联邦的纯技术性的,也有来自行业的,有各个不同的州政府,当地城市政府,甚至还有不同组织对你的约束。

  陈伟鸿:生生把你们逼成三头六臂,适应不同的东西。

     倪胜义:比如说我们都有一个碰撞强度要求,在国内包括国际上其他许多地方,只是有多少吨碰撞这样一个要求,在美国,不仅仅是要求你的碰撞强度要高,而且还不能够超过现有运营车辆的强度。所以要求你设计、计算更为细致,一定先是哪一个部位破坏,再是中间破坏,这就是美国标准。

  石永红: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标准问题。美国标准不光是技术、环保安全,应该说都是世界要求最高,所以中车盯着美国标准,开拓美国市场,这就标志着我们中车技术水平能力已经达到世界级的。

 

什么是“买美国”?

  孙守萍:买美国,从字面就是买美国的材料,用通俗话讲就是本地化,但是区别于其他国家的本地化,不是说在本地采购这些材料或者本地服务达到一定比例就可以了,还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原材料采购,要占到材料成本的百分之多少。第二,最终总装配发生在美国本地。

 

“买美国”让竞争对手变伙伴

  奚国华:对于初次进入美国的企业,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你想想一个车65%要买美国,那意味着很多核心器件、部件都得在美国本土去采购。所以这给我们带来很大的挑战。我们通过把竞争对手转变成合作伙伴,用这个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下一步筹划,把我们的核心技术也带出去。

  孙守萍:我们做的是一个整车,一台车跑到业主线路上去运行,去载客,怎么样能够保证这个整车安全质量,尤其60%以上的系统都要买别人的,买我们不认识的公司,来自于美国本土,所以买美国供应商的质量评审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也曾想过放弃

      倪胜义:美国项目,不是每个人说我能就可以参与投标,每个系统,包括你的车体,你的制动牵引,每一个系统都要把你的方案,由专家评审,通过,才能进入下一步投标。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按照美国标准的焊接,我们没有申请认证,而且投标时间又非常紧,我们是不是往前走?因为在美国投标,各种花费、投入是巨大的。你能不能确保取得这个标准?按期取得?所以每当这个时间,我们就会产生犹豫,就想放弃。我自己也有想放弃的想法。

  美国对应的系统对我们国内来讲价格高出20%到30%。我们也不能做赔本买卖,我们如何控制?这个时候也会产生动摇。


星火燎原,扎根美国

  倪胜义:整个北美市场,前期中车下面各个子企业都在分头攻克一个一个的项目,可以说现在已经逐渐形成了星星之火的局势。所以,也正在这个时候我们逐渐会形成对北美区域全面进攻的阶段。

  奚国华:中车已经在美国成立研究中心,和中车美国总部。所以这次我们进入美国,是一个重大的战略上的调整,就是从以前的游击战变成现在的阵地战,以前我们打一枪赚一点钱,就换一个地方。现在我们要扎根美国,我们要赢得美国人的尊重,我们要在那里长期发展下去。


铿锵玫瑰遭遇“劝退风波”

  奚国华:我们有一个合作伙伴,叫景山,他在美国已经工作了40年时间,应该说他非常熟悉美国市场。他认为美国这些事他了如指掌,没有想到波士顿项目这些年轻人初出茅庐,他认为这个事情应该这样,应该那样,他很不高兴,我是为你好,为什么不听我的。

  陈伟鸿:他们挑战老师傅。

  奚国华:所以要劝退,这几个年轻人主意太多,不听我的,是不是让他们离开。

  陈伟鸿:这些人当中包括了?

  奚国华:包括了孙守萍。

  陈伟鸿:你也是属于被顾问要求劝退的一位。


  孙守萍:我知道以后,当时话没有说完眼泪就出来了,当时觉得很委屈。我没有想到老先生有怨恨,我一直对他非常尊重。我们纷争特别多,讨论特别多,这也是正常的,一个是文化,另外一个毕竟是我们没有做过美国市场,很多东西我们需要学习去适应。但是并不是我们没有来过,所以我说什么你们都做,不管我理解不理解。

  陈伟鸿:您心里有没有另外一个决定,把老先生劝退算了?

  奚国华:这事对孙守萍他们来说肯定是一件大事,但是我还真的没有把它当回事。因为我了解孙守萍她们,别看她年纪轻轻,她在海外市场已经征战多年,而且取得非常优异的业绩,我知道我应该做的,那就是说服景山,说服他。

  陈伟鸿:强大后盾在这儿。

  奚国华:实际上这么多年来景山经常气冲冲地来找我,这个项目我没法弄下去,你们这个问题,那个问题不给我解决,我没法做,你要是这样我就走了。所以劝退的事对我来说也不意外。我知道他喜欢音乐,经常办音乐会。每次他气冲冲来的时候,我就会问他,你最近音乐上有一些什么动作啊?出了什么作品啊?哎哟,他一听就来劲了,就把前面的事忘了。

  陈伟鸿:忘了劝退这一说。

  奚国华:我也是话锋一转就说,我们项目经历这么长时间,守萍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跟着你这么多年了。

  陈伟鸿:你怎么忍心。

  奚国华:你怎么忍心,人家还在背后老表扬你,结果项目快成了,你不要人家了。他听了回答也还算干脆吧,那好吧奚总,我尊重你的意见。


临时换银行,犹如晴天霹雳

     孙守萍:这个美国项目,到了签订合同那一刻,业主法律团和财务团,联合起来给业主高层上书,中车作为这个投标商,不能够通过同样属于中央政府的中央银行开例银行担保。

  陈伟鸿: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孙守萍:意味着我们要马上换掉中国银行,通过第三国的银行来开例保函。

  陈伟鸿:留给你们的时间多长,做这件事。

     孙守萍:20个工作日。

  陈伟鸿:来得及吗?

  孙守萍:完全来不及,几乎不可能。因为首先要求银行级别非常高,满足这种级别的银行世界上就没有几家。另外,企业和银行要有信用额度,中车和中资银行其他之外也不允许有这个额度,因为这个项目本身金额比较高,所以突然间,像晴天霹雳一样,团队第一时间有一点慌。

     奚国华:从美国人的逻辑来讲,中车是国有企业,中国银行也是国有企业。保函就是为了保证我安全,万一中车国有企业不行了,拿另外一个国有企业来,那估计也不行。我们发了很多律师函给他们,他们说这不行,一定要外资银行。外资银行问题就来了,他对你中车没有一个评估,对你不了解。

  陈伟鸿:他怎么能够出具保函。

     奚国华:他说行,我可以给你出具,那就是高额的保函费用。所以当时我们找了在资本市场上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协商。后来还是找到了很好的解决方案,费用也控制在我们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陈伟鸿:在美国,这种做法是专门针对中国企业的吗?

     邢厚媛:也不完全是。因为我们是国有企业,让一家国有企业来担保另外一家国有企业,他认为他会有风险,他认为背后都是同一个股东。

  孙守萍:当时我们把一天24小时延长到48小时。我们是美国时间,中国时间同时建立律师团,包括中国律师,美国律师,银行又是包括中国国内的分支机构,包括美国波士顿,我们是联合接力,就等于是两条腿在走路。

  我们经过19天时间,拿到了一个中国律师和美国律师联合出具的法律意见书,证明我们出的保函是完全有效的。

  陈伟鸿:那一刻,你是什么感觉?

     孙守萍:我觉得我们太争气了,只要我们团队团结一心,中车没有办不到,中国人没有办不成的事,那个时候就这么想。


150年的巨变说明了什么?

  陈伟鸿:其实对于中国来说,这是第一次将轨道交通设备卖到美国,但是这却不是中国第一次与美国铁路发生联系,此时此刻在我们大屏幕上呈现了这样一张照片,奚总给我们分享一下它背后的故事。

  奚国华:150年前,中国数万名华工历经千辛万苦,参与太平洋铁路的修建,这条铁路改变了美国的经济版图。100多年前,“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赴美留学,正是在他开启留学生涯的美国马萨诸塞州春田市,我们中车建立了在美国的第一个制造基地。从卖苦力到卖技术,从引进来到走出去,从做学生到教学生, 150年所出现的惊天逆变,也反映了我们国家的发展壮大和我们这个行业的蓬勃生机。

  陈伟鸿:150年前,中国向美国铁路输出的是劳工,中国的铁路之父詹天佑赴美学习铁路技术,150年后中国终于向美国输出了铁路产品,对于中国来说为什么实现这样一个跨越用了足足150年的时间?在奚总看来,对于今天我们探讨的这个波士顿项目来说,我们仅仅是在讨论卖出一个产品吗?

  奚国华:你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我前面说过,进入美国市场我们用了十年的时间,十年间,我们遇到过很多困难,项目团队的成员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什么让我们十年如一日地始终如此执着地跟踪着这个项目,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波士顿项目绝不是简单的卖一个产品。我跟大家讲过很多次,150年前,我们先辈输出的是劳力,很多先辈客死他乡,今天我们这代人赶上历史的机遇,强大的祖国是我们坚强的支撑,我们不但输出高端装备,我们还输出技术、服务、管理和资本,我们还要为当地培训人才,提供150人的就业岗位,那是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这是历史性的一个转变,这是我们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具体实践,这是“中国梦”的具体实践。所以每当遇到困难和挫折时,我都会用这段话来鼓励我的团队,也给自己加油!

 
美国酒吧为何“欢迎中国中车”?

  陈伟鸿:那从国际化来说,一个企业选择国际化除了你刚才说的这个理由,另外一个我想目的肯定就是为了挣钱,奚总给我们透露一下,这两个美国项目你们到底是挣钱了还是赔钱了?

  奚国华:挣钱是毫无疑问的,至于挣多少,我就不告诉你了。不过我要告诉你,在这两个项目上,我们不光是为了挣钱,这是我们国际化战略的重大调整,从过去的“游击战”转向今天的“阵地战”,我们要在美国生根发芽,还要赢得他们的尊重。


  我们美国制造基地内有一座老房子,已经有99年的历史。根据最初的规划,我们应该拆除这座老房子。这个信息被当地人知道后,流露出依依不舍的表情。

  我们感觉比较奇怪,就跑去打听,得知这座老房子寄托了当地7000人的回忆,承载了7000个家庭的眷恋,很多人家祖孙三代都在这儿工作。要知道一个春田市也就15万人,我们感觉到这座老房子对于春田的很多人都意义非凡。

  围绕着房子是拆除、捐献、还是保留,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决定修缮加固后作办公室使用。没想到,我们这种对待老房子的作法,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响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

  在去年9月3号的奠基仪式上,当地工会自行打出“欢迎中国中车”的标语。在奠基仪式的当天,来了一个穿着老式西装的老人,他叫麦克。他的父亲和爷爷都在这老房子里工作。他的母亲让他给我们带来了一句话:“我们的春田终于又迎来了希望”。大家可能知道,春田曾经是美国的著名制造业基地。

  后来,麦克在他酒吧面向街道的墙壁上,刷了两条标语,也是“欢迎中国中车”。他可不是欢迎我们去喝酒的。

  我觉得这是博物馆之行的意外收获。


从中国中车到中车中国

  陈伟鸿:前边我们看到中车为了进入美国市场,费了那么大的劲,如果从你们的国际化布局角度来说,进入美国市场到底出于什么考虑?

  奚国华: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美国市场具有很强的辐射效应,对中车品牌的传播影响很大。

  从竞争的角度来说,美国是竞争最激烈的市场,在美国能够跟高手过招,发现自身的短板,培养和壮大我们自己。同时我们也要通过和竞争对手的正面竞争,让中车更好地了解对手,同时让对手更好地了解我们中车,以达到竞争合作的目的,共同为用户服务。

  我们还在美国设立了研发中心,成立了中车美国总部,以后大家会对中车在美国中标习以为常。

  从国际化的角度,我们正在推动中车国际化到国际化中车的转变,我的梦想是,将中国中车转变为中车中国。把CRRC打造成源自中国的世界品牌、总部设在中国的跨国企业,中车中国、中车美国、中车欧洲都是他的一部分。


闯荡南非,一个支点撬动非洲

  对于踌躇满志要出海远航的中国轨道交通来说,2014年3月17日是个值得记住的日子。

  这一天,中国中车与南非国有运输集团签署495台电力机车和232台内燃机车的整车销售合同,总合同金额超过28亿美元,是目前为止中国高端轨道交通装备出口的最大订单。

     南非,又称“彩虹之国”,不但给中车带来了史上最大机车订单,而且还实现了本地化的制造,本地化的采购,本地化的用工,实现全面融合。

  奚国华和他的南非团队在非洲这片土地上曾经经历过怎样的喜怒哀乐呢?

 

南非有魔力? 

     陈伟鸿:此次环球旅行最流连忘返的一站对于奚总来说会是哪里呢?

  奚国华:我想南非应该算一个,这个“彩虹之国”给了我们很多梦幻般的记忆。迄今为止,中车最大的单笔电力机车出口订单和最大的内燃机车出口订单都是在南非拿到的,这个纪录一直保持到现在,当然我们希望快点儿打破这个纪录。

  目前南非已经成为我们的“三本”基地,实现了本土化制造、本土化采购、本土化用工,带动产品、技术、服务、产业链的整体输出。

  陈伟鸿:为什么选择南非来实现这个最全面的产能合作?来建设这个“三本基地”?

   奚国华:去南非归根到底来说,还是市场的魔力。南非是非洲的中心,是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的中心。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南非在英国殖民地的时候就经历了比较完善的铁路系统,去了南非以后,可以帮助我们通过这张网络辐射到非洲的其他国家。

  当然还有,南非相对来说基础工业要好一些,有利于很快地培养起我们本地的供应链。

 
服务跟不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陈伟鸿:2014年的时候中车和南非签订了总金额28亿美元的很大的项目,进入南非市场好像没有我们想象那么难?

  奚国华: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如果技术、服务跟不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这里面盘踞着传统的老牌的竞争对手。我举一个例子,内燃机车65年来就一个供应商。你新来的,要把蛋糕切一块过来,那有多难?我们实际上进入南非也是用了十年的时间。

  
十年磨一剑,换来大订单

    王攀:十年之前虽然也有中国企业去考察,但是一旦谈到订单的时候,南非客户通常就抱有一种怀疑。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面觉得中国产品还是停留在价廉质次的阶段。对于机车车辆这样庞大而复杂的机电系统来说,要确定一个订单,让高层做这样一个决定,这个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陈伟鸿:实质性的第一步出现在哪一年?

     王攀:第一步出现在2012年初。南非国有交通运输集团有批量的机车订单,面向全球公开招标。我们跟踪到这个消息以后,立马到南非去向客户推荐我们的中车。然后很明显一个感受,就觉得南非客户高层态度有比较大的转变,觉得中国的铁路发展非常迅速,也非常欢迎中国企业来参与投标。

  陈伟鸿:所以这次中标很顺利。

  王攀:坦率地讲也不能用顺利来说,只能说我们竭尽全力去争取了,然后最后获得了胜利。


创下世界纪录的交货速度,惊呆客户

   王攀:南非第一个项目,我们与客户商量交货期是16个月。按照国际惯例,这样的项目需要18到24个月。而我们实际在合同生效以后八个月之内就实现了首台车正式下线。

  当我们邀请南非交通运输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来参加下线仪式的时候,一下车他就直奔机车存放的地点,就是我不看其他地方,我只看明天要剪彩的机车。他为什么这么着急?他说不相信这台车已经下线了。结果他看到车的时候立马冲上去,摸了摸,拍了拍,最后对他后面跟上来的代表团的成员非常严肃地讲,我可以确认,这台机车是钢铁做的,而不是塑料。

  2014年10月份第一批机车交付到南非的时候,这位首席执行官在他的致辞中也非常郑重地宣告,说中车株洲创造了世界轨道交通装备领域的一项奇迹,一项世界纪录。

本地化:南非待一年,苦过中国20年

  王攀:我们当时计划是85台机车在南非本地进行组装和生产。

  陈伟鸿: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工人,陌生流水线,顺利吗?

   王攀:非常艰难。我们曾经有一位项目执行的领导说,他在我们中国工厂工作了20年,所吃的苦还不及在南非待的这一年所吃的苦。

   王攀:南非工厂的生产效率比我们低很多。

  陈伟鸿:低到什么程度?

   王攀:85台机车,如果在我们中车株洲工厂,最多也就是1到2个月全部生产出来。放在南非的本地,一年半时间可能都不一定能够完成。

  陈伟鸿:已经大大超出合同方面严格规定,在这个时候怎么办?

  王攀:我们就要把两个团队捏合成一个团队,克服语言、文化、以及管理各个方面的困难,共同制订一个生产追赶计划。

  陈伟鸿:有没有可能请外援?

   王攀:我们也考虑过,这个外援就是我们自己。

  陈伟鸿:就是自己,就是大本营。

     王攀:对。最初对方工厂觉得就算从中国派人来,也不足以完成这个任务。他们可以说是完全放弃了,说我们明天就去跟业主讲,我们要延期,这不关中国企业的事,这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不要对你们罚款。我们说这样也不行,我们在南非拿到第一个项目就延期了,声誉和形象的影响大于经济的损失。

  后面我们派了更多的,高峰时候大概派了将近100人的涉及方方面面的技术、工艺、质量,到南非的工厂去支持。南非学生完全对我们折服了。第一个月时候实现将近20台车的完工。第二个月就超过了20台车,他们的自信心一下子就涨起来,然后如期完成这个项目。

 本地化是最终目标

  陈伟鸿:本来可以简单卖一个产品,为什么要把自己搞的这么累?

  奚国华: 本土化制造既是客户的要求,也是我们提高竞争力的需要,是我们国际化战略的重要举措。

  在南非设立制造基地,就近制造产品,有利于降低穿越太平洋、印度洋、南北半球间高昂的物流成本;借助南非在非洲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的特殊地位和巨大的影响力,有利于中车品牌、中车产品辐射全非洲;南非轨道交通已经在非洲地区编织起完善的市场网络,有利于我们搭乘这张网络便车,加速市场的扩散和渗透。这“三个有利于”的存在,显著提升我们的竞争力。 

打造面向战略新兴市场的“好望角模式”

  陈伟鸿:如果我们依然从国际化布局的角度来看中车对于南非市场的全面进入,那为什么要在中车的国际化布局中,选择南非这枚旗子?而且还要以全面的融合的方式去布局这块市场?

  奚国华:当年欧洲人从南非的好望角找到了通往富庶东方的航道,让欧洲人认识了世界。南非是重要的战略新兴市场,发展潜力很大,我们要在南非建立一种面向战略新兴市场的“好望角”。

  战略新兴市场的普遍特点是区域影响力强、市场潜力大、市场增速快、产业链不完善,我们在南非实现产能合作,开启全面融合,目的就是建立起一种可复制的模式,向巴西、印度、俄罗斯等战略新兴市场推广和复制,创造如何布局战略新兴市场的“好望角模式”。


“三本基地”就像“中南合璧”的家庭

  陈伟鸿:其实在南非的员工也不容易,有两名员工还在南非举办了一场中南合璧的婚礼?

  奚国华:随着我们文化融合的加深,不仅有“中南合璧”的婚礼,还有“中南合璧”的家庭。我们要在南非建立的“三本”基地,就要像建立“中南合璧”的家庭一样,形成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石永红:中车南非项目非常有代表性,标志着中车从产品贸易到了一个产能合作,我们不仅仅是非洲国家卖几辆车,我们还要帮助他建立车辆的生产制造能力,这是中车全球布局很重要的一步,也是我们中国企业国际化经营一个战略,是必须的一步。


 高铁出海势不可挡

  陈伟鸿:在前边说了最难停靠的站以及最流连忘返的站,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中车环球旅行最心向往的站是什么?

  奚国华:高铁出海

  陈伟鸿:高铁作为中国在世界最闪亮的一张名片,同时又拥有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这样的超级推销员,走出去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为什么到现在我们的高铁还没有真正走向世界呢?

  奚国华:这怪你邀请我上对话的次数少了,没机会给你介绍我们高铁出海的业绩。实际上,这两年我们的“超级推销员”很给力,总书记赞扬我们的高铁是“抢手货”,总理激励我们打造“金名片”。

  去年以来,中美高铁达成意向,俄罗斯高速动车组本土化制造达成协议,中泰铁路项目正式启动,匈塞铁路正式启动,雅万高铁正式动工,我本人还非常幸运地参与了中泰、雅万高铁的启动和动工仪式。

  雅万高铁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的联合体负责建设,是印尼首条高铁。雅万高铁完全采用中国技术、中国标准、中国装备;中国企业全程参与规划、参与建设、参与运营、参与管理;是中国高铁的首次全产业链输出。

 

  奚国华在高铁出海中,我们中车是舞台上耀眼的主角,大家都把光环挂在我们身上,但在我们的身后,还有很多人在默默支撑着。国资委对高铁出海高度重视,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工信部、外交部等部委积极推动,在中国铁路总公司的组织协调下,中国高铁出海已经取得不菲业绩,高铁出海已经势不可挡

 
  陈伟鸿:我们的装备制造业到底该如何突破国际藩篱,实现从低端制造到高端制造的国际化转型?

  奚国华:通过这次环球旅行,我们也感受到要突破这些国际藩篱,必须持之以恒、开放合作、文化认同、融合共享。

   陈伟鸿:在“一带一路”倡议下,高铁未来将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奚国华:大家看这张图片,还以为是北京的地铁图。再仔细看,你才会发现他是中国高铁图,高铁把中国变成一个城市。未来,搭乘我们的列车,还会让数万公里的高铁网,以更快的运行速度,把我们生活的地球变成一个“地球城”,把“跨国恋”变成“同城恋”,让我们拥有同一个地球、同一个城市、同一个梦想。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