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日记】手无寸铁的中国海员如何在西非对抗海盗

信德海事 2019-02-10 13:17:56


拉各斯—尼日利亚  防海盗日记


靳邦忠 船长

大连国际合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航运分公司



前些天看“信德海事”微信公众号里在接连报道着西非尤其是拉各斯的海盗情况,还有最近又要卷土重来的索马里海盗,脑海里不仅又重现出了我们轮2014年时的西非拉各斯之行。挂靠拉各斯港,事隔近三年之久了,时间过的真快!我们的船名就暂且叫“XX”轮吧。

                                                     -----题记        201762日晚



“XX”轮19航次,租家经过反复几次的变更航次命令后,终于敲定下来我们去Cagliari(意大利)的装运石膏,卸港则是尼日利亚的经济重镇拉各斯;在此之前告知的阿姆斯特丹之旅就这样夭折了。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后,反应不一;担心者居多,暗喜者也有几个--因为有海盗费可分;担心者则当然是因为西非尤其是尼日利亚的海盗问题。马上和公司海务赵船长取得联系,公司紧接着把几内亚湾最新的防海盗海图电子版发了过来;同时联系并询问公司航运部关于随船安保安排事宜,告知我们公司正在着手安排中,需等待进一步的指示。几内亚湾的防海盗经验公司的其他姊妹船舶也没有经历过,看来只能结合公司以前发到船上的防海盗资料和经验来制定本航次的防海盗计划,序幕由此拉开。

 

装货期间顺利通过了意大利港口国检查,5月2号离港,开始了我们拉各斯之行。从装货港开出来那一刻起,我的心就开始绷紧;整个西非沿岸,从毛里塔尼亚到安哥拉都是西非海盗出没的海域,但最严重的莫过于几内亚湾内,又以拉各斯最为严重;海盗问题--深知此行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菲利普斯船长》—一部根据真实故事编导被海盗劫持的电影,电影中的场面我还能深深的记着,集装箱船“马士基-阿拉巴马”号(译音)在索马里被海盗疯狂追击并劫持的那些场面在心里异常清晰,尽管最后被美国海军成功救助,但船员和船长历经劫难,身体和心理经受了严重的创伤!而眼下我们也正在驶往目前最猖獗的海盗区之一拉各斯卸货。到底情况怎么样,是否海盗已经撒开大网正在等在我们?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制定一个详细的防海盗计划,确保万无一失。西非不同于索马里,那里近几年由于各国军事力量的大量投入,尤其是过去的一年2013年经过索马里的船舶没有几艘被成功劫持过,但是相比之下的几内亚湾由于暂时没有其他国家的海军巡逻,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因此那里成了目前海盗最疯狂作案的区域。


 

  • 制定防海盗计划:


5月3号上午,船长办公室:


也就是开航后的第二天;老轨、大副及水头、铜匠集中到办公室;接到航次命令这些天以来作为一船之长一直在搜集所有的防海盗的资料,摘要重要的内容,把这些都集中在一起,制定初步计划,然后再根据这个计划,具体到细节执行。时间目前对我们来说还很充足,将近一周的时间我们才会到达西非海上贸易信息中心(MTISG-GOG)划定的海盗出没区域。一上午的时间我们制定出了大体的方案:


  1. 甲板部要确认所有防海盗的器材是否依然到保留完好,一项项落实,本轮在2012年和2013年两次经过索马里海盗区,所有器材应该都在,如没有则和老轨协商命令铜匠着手马上做。


  2. 防海盗值班表,考虑到西非几内亚湾的海盗特点,大多数为无组织,无纪律的并非组织非专业海盗;因此我们决定此次采取甲板上值班代替驾驶台两侧增派值班;每班6人(船头,船尾各两人),驾驶台是驾驶台员和当值水手,高频每15-30分钟互交换一下信息!如果万一有问题则马上由预留规定好的门撤入生活区,进入生活区的其它水密门则在上好第一道保险后,内门再用支锁闩牢。即便是万一海盗登船,也休想短时间之内进入生活区。


  3. 所有的防海盗材料老轨及大副人手各一套,便于研究学习,如发现计划有纰漏好继续完善。


  4. 轮机部确保所有设备调整到最佳状态,避免用到时出现问题。尤其是主机状况,发电机以及应急电源设备,应急消防泵等;老轨一一落实,保证做到没有问题。


  5. 进入机舱安全舱的铁门,目前由于只有一道门闩,决定再加一道门闩,且必须做到门闩有安全销,也就是说无论如何门闩只有从安全舱里面才能打开,从外部要想进入机舱—绝对不可能的事!


  6. 检查生活区外围A层,B层甲板可以攀爬的地方如果有窗户存在的地方则加钢筋焊好,防止砸破玻璃破窗而入;本轮已经走过两次索马里大部分都已经焊好,大副具体落实,过后一起确认。


  7. 意大利上的16箱淡水全部搬运到安全舱内,到达海盗区之前里面再放8箱方便面,两个电磁炉;大厨再烤制面包一些放到里面;另外还得准备几个空的油漆桶作为临时的“厕所”。


  8. 安装防海盗网:主甲板要安装上下两层,主甲板通往救助甲板的保安网盖上后焊牢,代替以往的简单插销上锁,最后整个楼梯用海盗网封好;此时脑海里又想到了菲利普斯船长检查“马士基-阿拉巴马”时,看到保安网上锈死的锁头的气愤场景,尽管过后他做了补救工作-单不彻底的补救事后成了海盗攻破进入生活区的第一道屏障;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出现那样的纰漏 “如果当时他再多想一点,让他的船员给保安网焊死在救助甲板上,至少那四个海盗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到达他们的驾驶台,并很快劫持到他和他的船员”。


  9. 所有消防皮龙安装到船舷两侧,调试出水是否正常,枪头绑牢,出水调到水雾状态,给全船增加一道水雾的屏障。


  10. 天黑之前全船实行灯火管制,所有窗户都用黑色塑料袋遮盖好,房间只开床头灯,公共场所有灯光关闭;AIS关闭,密切注意雷达扫描目标,尽量避免夜间暴露给对方更多信息,如果是与来船有会遇危险时及时VHF沟通,或者短时间保持AIS开启,AIS中输入“保安在船”的警告!


  11. 除了生活区预留的一个门以外,甲板上其它所有的门全部焊好,包括首尖舱,油漆间,二氧化碳间,各库房门等等,要使用的油漆预留好放在安全地方。


  12. 机舱氧气,乙炔瓶暂时挪到生活区安全位置绑牢,机舱所有门除了进入机舱安全舱的门之外其余都从里面封牢。


  13. 安全舱内卫星电话调试好,西非海上贸易信息中心(MTISG-GOG),英国海上贸易组织(UKMTO),非洲之角(MSCHOA),以及租家等等的联系方式准备好,安全舱,驾驶台及船长房间等各备好一份。


  14. 召开全船防海盗动员大会,讲解防海盗计划及演习。

 

经过一上午的讨论,商议,个别细节再根据情况具体实施调整;下一步老轨和大副监督各部门落实,根据反馈的实际情况如有需则调整方案。

 

  • 防海盗培训,演习和防海盗


5月4号13:00:进入海盗区前的动员大会和培训


驾驶台,警铃拉响后所有船员2分钟之内都已经到位。大家先前应该多少知道下午要召开大会和演习,因此气氛并没有多严肃;开会之前我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所有海盗相关的信息,尤其是和几内亚湾相关的海盗信息。2013年总共55起的海盗袭击事件让我的心情感到沉重,但略感欣慰的时2014年已经过去5个月,好像没有几起海盗袭击事件。除了2014年1月份发生了一起最轰到航运界的油轮”Kelara”号被劫持事件,海盗分几次把“Kerala” 装运的成品油和船上钱财洗劫一空后释放了该船,怀疑就是拉各斯的海盗所为;海盗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劫持货物和洗劫船上钱财,油轮则是首选目标,好在我轮不是油轮,装的货物也是不值几个钱的生石膏,加纳阿克拉的海军基地—西非防海盗军事指挥中心的成立又让我的心情轻松了些许!会上首先轻松的和大家开了个玩笑:“恭喜大家能拿到公司规定的海盗费了,有的船员马上问能分到多少钱。公司有规定,已经打印了一份,大家回头自己看看会更清楚;大家都知道了我们此次要去几内亚湾内的拉各斯卸货,需进入目前来说最严重的海盗区,几内亚湾2013年总过发生过55起海盗攻击事件,其中攻击事件28起,登轮6起,劫持船舶9起,绑架船员12起,总计55起,也就是说一年365天之内发生了55起,平均不到一周就在几内亚湾内发生一起海盗事件,因此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但也无需害怕,即便是海盗真的上来了,找的人也会是我而不是你们!目前公司正在积极联系保安员,但是即便能联系好,怎么登轮,何时登轮,尼日利亚允许不允许保安登轮还都是问题?因此此次防海盗需要我们大家努力做到最好,遵从部门长的安排,防海盗措施实施过程中有疑问现场报告,当场解决;防海盗值班期间认真值守,不管是监测海面情况的甲板值守还是驾驶台夜间监视雷达的驾驶员大家要定期互通信息,争取第一时间发现任何靠近本轮的目标并马上报告,并进一步判断是否有潜在危险,几内亚湾的海盗船应该多为木质船舶为主,雷达较难发现目标,因此甲板巡逻的人员作用重大,夜间发现任何灯光必须马上报告驾驶台,驾驶员结合雷达确认是否对我们有潜在威胁;讲解撤离安全舱的程序以及进入安全舱的暗号;再一次强调并要求驾驶员,任何时候,任何疑问,马上喊船长!”完会后举行的防海盗及撤离演习证明,大家把会议的精神贯彻的很到位。警铃响起1分钟之后不到2分钟大家都撤离到了安全舱门口!


5月7日,安装海盗网,继续检查落实情况,发现A层甲板外和应急发电机速闭阀处漏装两处漏装海盗网,命令安好;接着又进行了两次撤离演习,大家动作一次比一次更利落;天黑以后检查灯火管制情况,甲板巡察发现全船黑魆魆的的确无一处灯光外漏!


5月8日晚开始防盗班值守;9日进入海盗区后按规定报告了防海盗指挥中心--西非海上贸易信息中心(MTISG-GOG),很快收到了他们的回报确认,并告知我们随时报告发现的任何可疑船舶,并再次把它们的联系电话及邮箱等告知我们,之后每天UTC0800按时报告,每次都会收到确认报文,一切太平;5月12号进入几内亚湾,叮嘱老轨、大副,让各部门额外提高警惕,即将进入几内亚湾的脏腑,进入之前给整个船舶“穿”上了第二层海盗网;每次夜晚巡查时望着月光下寒光闪闪的海盗网上的三角刺,让我感觉像是自己穿了一层铠甲,心里踏实了很多!一切正常,一直没有什么可疑船舶进入我们的视线!5月14号收到租家的指示,由于泊位紧张不能直接靠港;接着收到了公司的通知,船舶漂航离岸太远,很遗憾公司无法安排保安上船保护你们。也就是说此次有我们自己来防海盗了!反复和租家,代理确认好后按照指示在距离拉各斯200海里处开始漂航,等待进一步靠港消息;还好公司的另外一条船姊妹船也要来拉各斯,过两天也要来个,这样也算有个伴,一路上我们两条船互通情况,保持联系!15号上午11点30分到达指定的漂航点开始了几内亚湾内的漂航等待,此时我们距离最近的陆地50海里左右,恰好是加纳的阿拉克海军基地--西非的防海盗基地中心。之前我们一直绷着紧紧的弦,由于没有遭遇到可疑船舶,大家紧张的心情缓和了很多,但是19号的中午的一场追赶打破了漂航的宁静!


 

  • 疑似海盗船的追赶


5月19号,继续飘航中,海面雾气蒙蒙,中午二副接班十五分钟之后,也就是中午12点多点。“船长,请您马上上驾驶台”二副在电话中说到;我立即预觉到是不是离我们5海里之外的渔船有了异样的举动?到驾驶台后隐约发现船头左前方5海里之外的一个目标在向我们驶来,二副报告说先前像是经过我们船头,但是现在突然转向加速朝我们驶来;“上午我们就一直在注意,果然有异常” 我说到。能见度不是十分的好,望远镜还看不太清楚,但毫无疑问正在像我们驶来;“马上通知老轨,机舱最快速度备车,起动消防泵,打开甲板皮龙,通知水手长再次检查所有皮龙状况;确认大家是否都在生活区和生活区门状况;通知大副在驾驶台两层安排额外瞭望水手,负责专门瞭望”不管是否真是可疑船舶,突然掉头奔向我们,必须重视,心里这样想着,在驾驶台我下达了一系列命令。5分钟后主机就转到了驾驶台控制(此前机舱主机已经提前处于备车状态,只需发电机备好则马上可以动车),“Dead Slow Ahead”第一个动车命令给二副;“Hard Port”给当值的水手发出操舵命令;雷达上显示可疑船舶依然继续朝我们来,速度10节左右,此时22分钟就能到达我们,我并没有太过担心,但是母船后面是否拖带着快艇,由于它正在驶向我们没办法看到;先甩开它再说;甲板皮龙已经全部开启,水雾屏障已经形成。10分钟之后船速已经达到了8节;“全速前进,通知老轨驾驶台加转数到105转后再快加转速到115转,让老轨做好解除主机电脑程序快速加全速准备”。时间就是一切,不容耽误误每一分秒; 转向后发现可疑船舶继续追赶我们,咬住我们紧紧不放;12点30分,卫星电话报告公司海务科;12点40分编辑好报文后报告了西非海上商贸信息中心,报告本船遭遇疑似海盗船追赶;紧接着报告租家,分租家;打开AIS后发现可疑船舶没有名称在AIS显示(是故意关闭AIS不向外泄漏船名等信息或者它就是没有身份的海盗船?)。5分钟后公司打过来卫星电话指示我们能否开往加纳阿克拉海军基地方向?是否向海军基地报告了?报告公司可疑船舶正在从阿克拉方向靠近我们,暂时只有开往外海先甩开他们,然后再寻找机会转向开往加纳的阿克拉海军基地方向;公司机务也紧跟着挂过来电话,指示老轨最快加车到全转速115转,最快速度甩开可追赶疑船再说!卫星电话频繁响起,公司在密切关注我们!刚刚放下的卫星电话又响起-—此次是加纳海军打过来的电话,我们刚刚给他们发报告几分钟后他们就电话跟踪到了,询问可疑船舶的名称,颜色,是否拖带子船,是否放下子船开始快速接近你们,是否有武器等等一系列问题在电话中接连询问;此时我们的航速已经达到12节,对方船舶速度也加到了11节左右,相距距离已缩减到3.5海里;能见度依然不是很好,但望远镜已经能看隐约可见白色的船壳,船尾至少拖着2艘以上子船,看不到任何人员在甲板上活动。被询问的问题给阿克拉海军基地做了电话回答,询问我们是否请求快艇援助?我说继续观察一下如果需要会马上电话告知贵处;几分钟后再次收到了防海盗中心的电话询问情况,海军现场指挥用很清晰的英语告诉我:“Captain, We know where are you now and can reach your present position in one hour about by speed boat, so don’t worry too much, you are safe,contact with us immediately if you need any assistance” (“船长不用过分担心,你们目前的船位我们一个小时左右就能赶到你们处,你们不会有危险,如果需要任何帮助请立即联系我们”);时间在匆忙中又过去了十几分钟,此时和可疑船舶的距离已经缩短为2.6海里,但是再想追上我们好像不大可能,我们船速已经接近13节,除非他们有子船快艇放下来,但是它11节的速度他们应该放不下快艇来?下一步怎么办?做好让大家撤离到安全舱的准备,再缩短距离也得需要向阿德拉海军基地请求援救,心里飞快的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 “二副,鸣笛警告他们,连续鸣笛”,此时,雾笛强有力的低沉的穿透力声也许可以使它听到。“我们做好了一切准备,追赶我们徒劳无益”;同时高频VHF CH16呼叫“Accra Navy,This is MV XX calling to you and a suspect boat is chasing us now, we need immediately helicopter and speed boat assistance,Our Position in…..!(阿卡德海军,我们是XX轮,正在遭可疑船舶追赶,请立即派直升机和快艇支援,我们的船位在……” 不知道这些警告是否能管用?鸣笛和高频报告一分钟后奇迹出现,(高频报告其实是假的,说给海盗船听得,但他们应该也在16频道收听),13点10分望远镜中能清楚的看到它在转向且背离我们,不再追赶我们,雷达回波也显示他们在转向;此时在驾驶台的部分船员也不再那么紧张来,驾驶台上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好多!没到最后一刻,还是别让所有的船员承受这份惊吓,因此不当值的船员过后才知道这场发生在午间的“故事”!此时我们已经向外海跑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也紧紧咬住我们追赶了一个多小时。确认安全后马上掉头驶向加纳的阿克拉海军基地方向,离海军基地近一点就增加一份我们的安全感。继续望远镜观测到可疑船舶开始离我们的距离在慢慢变远,也没有发现子船放下来。这场追逐就这样戛然而止于13点10分;继续全速前进到14点48分,距离阿拉克海军基地40海里左右的距离时再次开始停车漂航。给公司报平安,给西非海上商贸信息中心发报叙述整个事件详细经过,给租家,分租家重新报告新的漂航位置;16点左右回到房间,突然感觉好累,心也才开始突突的狂跳了好几分钟,喝了一杯茶后才精神抖擞了很多。19号夜晚叮嘱全体船员尤其是值班的船员都额外的小心,更担心疑似海盗船是白天踩点后晚上来突然袭击我们;一夜在房间没怎么睡踏实,睡意朦胧中监听着我们内部的高频情况…..;5月21号公司的姊妹轮则直接靠港没有受到海盗方面任何的威胁,之后一直到5月23靠上码头,到离港,一直也到平安。

 

  • 巧遇中国军舰


5月24日,靠港后第二天清晨,由于靠泊的位置不好,水流影响加上过往船只影响,缆绳没办法系牢缆桩,三副叫我之前他们已经绞了好一阵子!站在驾驶台看了一下情况,简答的问了大副目前的状况,决定还是让机舱先备车更稳妥一些,免得缆绳再次绷断造成紧迫危险(缆绳已经绷断了3次);看到靠在我们前面的中远的船缆绳倒没什么事!叫三副上驾驶台,亲自去船头看了看情况,看后和大副商量决定只能是调整所有的头缆的位置看看效果怎麽样?刚刚指挥大家整好缆绳;回头一看距离我们大约50米的航道中间整开过来一条军舰,感觉怎么像中国的军舰,再仔细一看甲板上每隔几米列队的海军正在笔直的站姿致敬。马上明白过来不是给我们致敬,而是向我们船前面的中远的船舶致敬!那才是我们“流动的国土”,我们是新加坡籍船舶。但是我们还是大声的喊道:“你们好”并且使劲的挥手!鲜艳的五星红旗整迎风飘扬!尤其是看到艇尾甲板有四名中国海军把写有“中国海军”旗子拉开展现时,真心的感动,眼睛感觉有些湿润!中国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马上想到如果前几天我们被追赶时,我们的海军在执行任务有多好!2条军舰,还有一条补给舰!后来来我们船的补给舰的机电长企图寻找盘根时我们才知道3艘军舰是来非洲友好访问的,期间举行一个联合军演后就回国内;询问我们这个季节过好望角好不好走?过好望角的话离岸边的距离大约多远合适等等?舰船过好望角,如果赶上恶劣天气,他们肯定得遭点罪了,但是他们航速30节左右,也许能压住风浪;很可惜他们第二天早上8点钟前就要开航,要不然说什么也得去参观一番,那个男人心里没有一个军人梦呢,遗憾的是没来得及去参观!第二天早上他们离港时我在驾驶台拍照,挥手!再见,中国舰群,只可惜港内不能鸣笛向我们的国土致敬!

 

  • 加油船“Fair Artemis”被“劫持”



在拉各斯港拖拖拉拉的卸货十几天后我们终于6月3号从拉各斯离港。靠港办关时被官员折腾,罚款;靠港过程中的缆绳绷断,怀疑淤泥坐底一堆乱事都将成为过去;只剩下离港前的搜偷渡工作,前前后后共查了3遍,离港后下了引水员又仔细搜了一遍后,接着开往加油地点。开航前几个小时,租家突然改为去装货港Monrovia的途中在加纳的Tema附近漂航加油,赶紧安排在船代理去应急买了加纳的国旗(后来才告知我们漂航点距加纳40多海里,公海上也就无需升挂加纳的国旗了)。6月4号清早5点30分抵达了加油船“Fair Artemis”的位置附近,但直到6点30分他们才开始行动,7点45分才靠好我们船,加油顺利,只是我们申请了100吨重油,他们给我们加到87吨左右,说什么也不再给加了,告诉油已经给够了,再没有一滴存油了!后来经过一个多小时反复的扯皮,加油收据上我们只好签了91.6吨;每次加油都少给,几乎成了全世界的加油船的霸王惯例,无奈!签字加油收据时由于不让我们加注租家批注又扯了一个来小时的皮,最后达成协议让他们在我们的抗议书上签字,里里外外耽误了两个多小时!11点42分,加油船离开我们,互相高频祝福航安后看他们开往Tema锚地方向,我们继续驶往利比里亚的装货港。后半夜的时候C站发布了加油船“Fair Artemis”失踪的消息; The owner of the bunker barge “Fair Artemis” lost contact with her on about 1400Lt 04th Jun 2014, the fate of vessel and crewmembers is unknown” (船东和加油船“Fair Artemis”在大约6月4日14点以后失去联系,目前该船和船员的命运情况不知)。也就是说加油船在离开我们大约两个小时后白天可能被海盗给劫持了!他们船小且船舷一侧还拖着3个大大的碰垫,又是油轮,太符合海盗劫持的条件了!5号一大早我上驾驶台时大副马上告诉了这个让我震惊的消息!如果他们痛快的给我们加够了油,如果也不为加批注耽误时间,说不准他们也许不会被“劫持”,分析他们还是被“劫持”的可能性最大!祈求不要伤害船员就好!突然明白原来我们一直都处在海盗的这张大网里,可能只是我们目标大,或防备严密不是他们的“菜”;更加肯定了5月19日追赶我们的船舶肯定就是海盗船。只是我们的防备反应让他们放弃了攻击的意图,因为他们明白如果1个小时之内攻击不成的话加纳的海军就会很快出现,那就是他们的末日!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平安驶离几内亚湾,叮嘱大家继续加强海盗班值守,离开拉各斯只是离开了海盗的重灾区,防海盗还得继续!这个折腾的我们掉层皮的拉各斯!公司还有一条船姊妹轮也要靠拉各斯,把加油船暂时失踪的消息又告诉了他们,叮嘱他们船长防海盗必须时刻戒备!先前的一条姊妹船则早两天比我离开了拉各斯;离开拉各斯后,机务主管给我总结了一句QQ留言“离开Lagos,感觉你们是胜利大逃亡一样”。确实如此!

 

不知道下个装货港Monrovia,那个内战洗礼以后的西非国家--利比里亚又是什么情况?脑海里突然想起了白岩松的那句话:爱你现在的时光,过去的已经过去,还较个什么劲;未来的还没有来,你焦虑什么?

 

                                               2014年6月06日于海上           

 

后记:


Monrovia装货一切顺利,6月7号到港,9号离港,开始了我们的回国之旅!6月11号安全驶离西非海盗区!6月13号上午,正在驾驶台发报时,恰好收到了C站发布的加油船“Fair Artemis”被海盗已经释放的报文。报文中描述海盗劫持他们后首先破坏了通讯设备,轻油和钱财当然是被洗劫一空,好在船员都安全!祝福他们,船员和船已经没事了比什么都好!

 

海盗区航行,每一位海员都要面对或经历的洗礼!此次拉各斯防海盗会在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耳边仿佛响起了那首饱经沧桑的《Sailing》…..We are sailing, We are sailing, stormy water; we are sailing,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回到国内,“XX”轮海上的生活就要画上句号,休假前的回航之旅!

                                              

2014年6月13日晚于海上 

作者简介:靳邦忠船长就职于大连国际合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航运分公司,19977月份毕业于大连海运学校,同年9月份参加工作,至今有19年航海生涯和7年多的船长资历,2009年开始担任船长职务至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信德海事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投稿或联系信德海事:

admin@xindemarine.com


Copyright © 国外旅游攻略联盟@2017